精读《实践论》,并从量子力学角度解释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

“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课程论文第一篇。

1937年,毛泽东在延安发表了重要著作《实践论》《矛盾论》(以下简称“两论”),距今已有整整 85 年,但其思想主题至今仍旧熠熠生辉、历久弥新,对当代仍然具有重大的现实指导意义。“两论”是在轰轰烈烈的中国民主革命实践基础上,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第一代中国共产党人不断探索创新的历史必然。在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毛泽东在深刻、系统地对于中国民主革命经验教训总结的基础上,以哲学著作的形式撰写推出的《实践论》和《矛盾论》。“两论”取之于中国民主革命实践,反过来又通过实践的反复证明而为全党所接受,如此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循环往复、以至无穷,就是中国共产党人在革命实践中学习革命直至领导革命取得最终胜利的唯物辩证法。

而量子力学作为物理学理论,是研究物质世界微观粒子运动规律的物理学分支,主要研究原子、分子、凝聚态物质,以及原子核和基本粒子的结构、性质的基础理论。在 19 世纪末,旧有的经典理论无法解释微观系统,于是经由物理学家的努力,在 20 世纪初量子力学被创立,解释了这些现象。量子力学从根本上改变人类对物质结构及其相互作用的理解。

笔者为量子计算领域的研究人员,多年来,一直在专业领域开拓创新;与此同时,笔者长期阅读党内重要著作与讲话,以提高自己的党性修养、理论水平。在试图读懂“两论”的内涵之时,笔者意识到“两论”中的许多重要思想与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发展有不少可以与量子力学知识联系并用体系化的科学理论所解释。这更证明着:理论来源于实践,又必须回到实践中去,才能得到检验和发展。在本学期的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课程中,笔者将从量子力学角度详细分析“两论”,并撰写两篇课程论文。本文将首先分析《实践论》。

一. 描述革命形势的方程组

在《实践论》中,毛泽东指出:“马克思主义者认为,只有人们的社会实践,才是人们对于外界认识的真理性的标准。”只有在社会实践中,“人们达到了思想中所预想的结果时,人们的认识才被证实了”。在新民主主义革命过程中,我们大量学习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并首先学习、参考了“俄式革命”道路以及列宁主义。但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理论,主要是以欧洲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为研究对象,从资本主义条件下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经验中得出的社会主义革命学说,其基本原理具有普遍指导意义,但与中国所处的历史时代、社会环境、文化传统等方面存在很大差异,也只具有指导意义。中国社会的特殊情况决定了中国革命面临着特殊的任务,必须探索特殊的道路与特殊的方式。由一个远离中国环境的国际指挥中心来指挥中国革命,是导致一、二次国内革命战争失败的主要原因。

我们可以这样理解这个问题:在革命中,历史背景、国内形势、国际状况为“电场”,而作为革命主体,中国共产党为“磁场”。在麦克斯韦方程组中,描述电荷如何产生电场的高斯定律、论述磁单极子不存在的高斯磁定律、描述电流和时变电场怎样产生磁场的麦克斯韦-安培定律、描述时变磁场如何产生电场的法拉第感应定律共同组成了描述电场、磁场与电荷密度、电流密度之间关系的方程。

麦克斯韦方程组告诉我们,磁生电,电生磁,磁场和电场在相互作用下,方能持久稳定。如果在动荡和变革的历史环境之中,作为革命主体的“磁场”固守迂腐、固步自封、不产生变化,便无法和时代产生相互作用,也注定被时代所淘汰。而共产党一直保持着革命的先进性,在上进进取中不断反思,总结经验,方能在革命舞台上持久战斗。麦克斯韦方程组的四个公式,也刻画着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与时代背景的“持久方程组”。

二. 检验认识真理性的标准与途径问题

而在采取实践之前,并没有人知道究竟什么是“真理”,在探索出适合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路线之前,我们走过了些许弯路,革命过程中连续不断地出现的错误路线,特别是王明的“左”倾教条主义路线,在思想根源上就是不从实际出发,而从马列的一些词句与苏联经验出发,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割裂开来。遵义会议来不及清理教条主义的思想根源。抗日战争爆发,王明回国后根本不从复杂的中国阶级关系与实际情况出发,从原来的极“左”又倒向极右,在政治上与军事上提出一套右倾论调,并为党内的一些人所接受。

这里的“不从实际出发”,就是对历史背景有错误的估计与认识。但实际上,在真正的实践之前,我们并没有办法肯定地给出,到底什么是正确的路线。在新民主主义革命中,毛泽东非常重视这一点。他认为政治路线、军事路线与思想路线同是中国革命的三个主要问题,而思想路线更关键,有了正确的思想路线,“党就能、党也才能更正确地处理党的政治路线,更正确地处理关于统一战线问题和武装斗争问题”。

我们可以认为,任何一个时刻中,大环境背景都是处在动荡的“叠加态”中的。抽象地来看,对于一个孤立系统,我们可以用定义在希尔伯特空间上的一个复矢量表示,希尔伯特空间 $\mathcal H$ 的维度 $d$ 由量子系统的维度决定。

这既是量子力学中的“纯态”。而往往,系统还会受到外界因素的干扰,使得系统不可能是“孤立”的,那么就有“混态”来刻画。混态是一系列纯态的概率混合,可以用密度矩阵来表示。

一个系统也绝非静止不变的,随着时间的变化,系统也会有相应的演化过程,因此,为了更好地描述系统,我们可以用含时的薛定谔方程来刻画。

其中 $V(x,t)$ 为势函数,相当于牛顿第二定律的力的地位。只要给定一个确定的势函数,以及一个确定的初始条件,我们就能得到系统后续的演化情况。

而何为“实践”?实践就是我们对系统的观测。任何一个量子系统,在被观测之前都是处于不确定的叠加态之中的,且当时间变化时,系统的叠加态也是在变化的。只有当某个确切的时刻,我们的实践对系统进行了观测,导致了系统的坍缩,进入到某个确定的态,我们才真正得知了系统的确定信息。

对系统的测量可以通过一个测量算符的集合 $\{M_m\}$ 来表示,它作用在系统的态上。测量算符 $M$ 的序列号 $m$ 表示测量所得出的不同结果。如果系统在测量前处于状态 $\ket{\psi}$,那么测量后得到结果 $m$ 的概率是:

且测量后系统的状态变为:

而毛泽东的实践智慧便可以通过这样的“测量”来刻画。毛泽东在对路线与指导思想的选择过程,正如上述过程中对测量算符的选择。实践智慧指的是一种有关实践或行为的明智考虑的理性能力,表现为在普遍性原理的指导下对具体性和特殊性的关注,表现为驾驭和处理实践中相互矛盾因素的能力。中国革命的极为特殊性和复杂性,决定了需要高超的实践智慧才能取得胜利。

三. 《实践论》的思想实质

“两论”的思想实质与主题,是对中国革命中“左”右倾错误特别是教条主义错误的哲学批判,从而是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哲学论证。

《实践论》以实践概念为核心,以认识与实践、主观与客观、理论与实际的关系为线索展开论述,突出了实践的根本作用,阐释了认识上的辩证法,反对割裂认识与实践、主观与客观、理论与实际的辩证关系,其主旨正是要求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的实际结合起来。而我们可以看到,革命的实际便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客观条件”的“电场”,作为革命主体,中国共产党即是与电场产生相互作用的“磁场”。毛泽东指出客观现实世界的变化和运动永远不会完结,而作为革命主体,中国共产党的探索也永远不会完结,方能在历史舞台上发挥作用,取得革命的胜利。而对于用量子态刻画的时代背景,与含时薛定谔方程所刻画的演化过程,更加体现了系统的复杂性、不确定性,更需要我们通过实践这种观测方式,来使系统坍缩,进而检验我们的真理。人们在实践中对于真理的认识也永远不会完结。马克思列宁主义并没有结束真理,而是在实践中不断地开辟认识真理的道路。毛泽东指出,“我们的结论是主观和客观、理论和实践、知和行的具体的历史的统一,反对一切离开具体历史的‘左’的或右的错误思想。”这一结论,蕴含着中国革命的丰富历史经验,也蕴含着对客观自然科学规律的洞察与总结,厚积而薄发,言简而意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