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沈归还记得那个冬春之交的清晨。她在日出前苏醒,睁眼的一刹那感到手指关节处传来撕裂般的痛楚,但转瞬即逝。与此同时她听见一声清脆的声响,犹如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轻微到难以捕捉。

Read more »

前言:本文在2018年10月所创作的《北方向北》上大刀阔斧修改而成。作为业余作者,我本人极不喜欢改文章,本站点上几乎每一篇,都是写就即发,一字不改。而《北方向北》是我上大学后写的第一篇小说,个人评价:选题极好,文笔极差。高中毕业生去县城“支教”的故事,是本人亲历,恐怕也可以说是一个极具创新的话题,但原文的语言实在是稚嫩,废话也实在是太多。这些年,写了不少东西,文笔仍旧拙劣,与当年相比,却必是有进步的,原稿也早就想修改。今日,毕业论文写不完,也不想再写。干脆翻出旧文,满足夙愿。

由于这些年创作小说,皆坚持使用二字标题,本文标题也从“北方向北”改至“出走”。无论如何,我在关中长大,去陕北上课,以及去首都上学,都是一种背井离乡的出走,倒也不算背离题意。

此稿未改初稿的叙事线、逻辑线、时空架构,仅在语言表述与情节详略上进行修改。毕竟我永远坚持:艺术的底线是真诚。

Read more »

好日子结束在上个夏天。他是这么对你说的,

当然,他的回忆停留在不知多少年前

或者对于他而言,夏天再也没有发生过。

Read more »

最近睡眠质量不佳,经常做梦,也养成了记录下来的习惯,但并不发出来。昨夜的梦与近期社会局势有关,让我很是感慨,故发布于此。由于梦境连续性较差,记录中可能有完形填空式的人工渲染。

Read more »

十二月份的时候我给母亲买了一条手链,由于比较贵重,我一直亲自戴着,准备见面后给她。学校还发了一个本子,我本想寄给她,但当时西安快递已经停了。直到今天,我从北京坐高铁到太原,又从太原坐动车,直到天黑,终于抵达了西安。

Read more »

夜色落魄。他穿好上衣

起身,失眠的日子,走到窗前吸烟

透过阴霾,只看见鬼鬼祟祟的灯。他感到

一如既往的失语,对着夜色,他无话可说

Read more »

——仿《不知为谁而作的诗》

你好,新冠疫情,这是我

他妈的第一次给你写诗,今天晚上

我跑到未名湖边,这没名字的美丽的湖泊

所幸这地方没你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