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夜色落魄。他穿好上衣

起身,失眠的日子,走到窗前吸烟

透过阴霾,只看见鬼鬼祟祟的灯。他感到

一如既往的失语,对着夜色,他无话可说

Read more »

——仿《不知为谁而作的诗》

你好,新冠疫情,这是我

他妈的第一次给你写诗,今天晚上

我跑到未名湖边,这没名字的美丽的湖泊

所幸这地方没你

Read more »

你是一个高中生。你在中国南方的一座小城里最好的学校上学,高三那年的冬天高考体检,你一直沉迷学习,缺乏锻炼,抽血又必须得空腹,你就晕倒在了医务室。等你醒来时躺在沙发上,紧紧握着另一个女同学的手,旁边的同学有担忧的有议论的有偷笑的,他们说这个女同学及时过去扶住了你才让你没摔到头,但你一直抓着人家的手不放。你尴尬地松开她,她一直低着头不说话。你感到嘴里甜甜的,不明所以,她说刚才护士过来给你灌了葡萄糖。那是你第一次知道自己有低血糖的毛病,也是你第一次知道女孩的手是那么柔软潮湿。

Read more »

我在火车上已度过一天两夜了。这点路程按理说不出一天就能到,但一路上颠颠簸簸,光是从北京到西安,火车就坏了两次,终于在西安转了车,行至半夜,上了高原,响了几个闷雷,不远处就起了一丛野火,等被人发觉时山上已是火光滔天。大雾又在弥漫,火车吃力地前进,乘客们扒在窗户上焦急地往外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不久后又是几声雷,暴雨降了下来,火光暗了下去,但火车是彻底不走了。

Read more »

三年前我从理科一号楼走出来,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手机,拨通了微信电话。“我进组了,要开始做科研了。”我在寒风中压低声音,用神神秘秘却又压制不住窃喜的声音对他们说。

Read more »

你好,H。这是我

不知第几次给你写诗,今天晚上

我走到高架桥上,横跨一大半城市的边境线

还不知道你在哪里,身后的教室或

另一座平原上的废墟,落日刚刚抵达那里

Read more »

这并不是我第一次来这里。2019年的寒假我来过一次,也是夜晚,当时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六点多才坐地铁出发,没逛多久,为了赶地铁也就匆匆忙忙离开。那次我走到商场门口时看着这栋建筑的外立面,就觉得它几乎跟西安一模一样。可当时我刚刚从西安回北京,也将在数日后回到西安,我没什么思乡的情绪,也并不盼着什么。

Read more »

Y,此时我正在无人的旧屋中给你写信。这间旧屋

被置于城南一栋小楼里,窗外挡着高楼,落叶堆积,

阳光已经很久没有流入。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