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今天有风吹过,秋天来临,雨水降落

我好似亘古不变地坐在这扇窗前,聆听雨,聆听

秋天的心跳与一呼一吸。

Read more »

虽说今年的冬天比往年温暖了许多,但同样的,初春也料料哨哨的冷了很久。高温已经逼近十五六度,然而低温仍在一度左右徘徊。这大概有二月末的那场雪的缘故吧?今年的冬天在十一月以一场盛大的雪华丽地拉开了序幕,在二月末以一场盛大的雪华丽地告别谢幕。然而就如同伍尔芙人生暮年的那一段独白一般,这华丽炫目的两幕之间,是漫长、昏暗、无可期盼的冬天。

Read more »

我记得12.18那天晚上我们从东京王子饭店的安全口逃出来时东京塔下那些枯萎的树就是樱花树。如今那些樱花应该都开了,日本的每一棵樱花应该都开了。西安已不似去年冬天的昏暗死寂,我也已不再像去年冬天那样对我周围的一切充满憎恶。其实,我现在想起来我刚刚从日本回来的时候能在没有一丝阳光的死寂中苟活快两个月,还是挺佩服自己的。
其实这里已经很好。尤其是春暖花开四月到来之际,即使这是一个残忍的月份。

Read more »

幕起

第一幕

(杀手上。杀手着白衣,佩长剑,衣角沾染了灰尘。入场后鸣三鼓,近黄昏。)
杀手:(独白)我的交易一般都很简单,假设你给我十两银子,告诉我那个姓李的你不喜欢,那么,三日后他就不复存在了。交易不需要任何感情,他的责任是保证自己的权利,我的责任是拿钱走人。那么你呢?我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京城也许过于宁静。也许生意不会自己找上门来。
(杀手弹弹衣服上的灰尘,望夕阳长叹。御史上。)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