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车站吵吵嚷嚷,到处都挤满了踩着滑行器的人。我赶路赶得满头大汗,我的小机器人倒是一直领先在前。我跟着它跌跌撞撞地前进,差点撞上别人,险些让滑行器也翻了个身。它带着我穿过人群,穿过车站上空传来的电流声,这样的声音全程伴随着我。

Read more »

凌晨四点半,盛夏时节,距离西安的日出还有半个多小时。老金从床上爬起来,往身上套上一件皱巴巴的短袖,轻手轻脚下床,开了卫生间的灯。小涵和暄暄还在熟睡,他悄悄地亲了一下暄暄的额头,走出家门,钻进他的黑色沃尔沃,发动了车。

Read more »

今天早上五点我就醒了,完成每日早晨例行的洗漱、打水、在水房偷偷跳舞之后,准备开始写入党申请书。但是我不小心开始思考我为什么会五点就醒,于是我就想到了去年这个时候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Read more »

我已经不能很确切地想清楚,2015年的初秋我和他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那时候我刚刚考上高中,西安夏日的燥热还没有褪去,每天的生活还被太阳烤得暖烘烘的,暖到让人的头脑都被阵阵麻痹,能忽略时间的流逝。

Read more »

我独自一人站在火车站的那天,正值一年中最热的时候。天空蓝得一尘不染,而太阳炽烈的光芒则硬生生将这一尘不染的天空冲破,直直地射到地面上来。我扭头又望了望浅灰色的城墙,然后拉着箱子走进了安检口。一踏入凉棚下,阳光骤然消失,阴影扑面而来,火车站内的空调冷气袭来,我总算是逃离了身后的燥热。

Read more »

写这个的起因其实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西安地铁五号线要建好了,现在正在向全市征集地铁站名,于是铁一中老师提出把我们学校门口的太乙路站改成铁一中站,动员大家一起发征集邮件。这本来是件挺好的事情,但是有人把它搬出来评价了一番,无非是批判铁一中此举。一场大讨论就此被引发,而也有不少人开始戏称应更名为“咪咪川菜”、“智者书城”、“嘟哝奶茶”之类,毕竟这些地名也是我们的回忆。于是,这篇回忆就此产生。

Read more »

春天已过去大半,远方依旧是远方

而所谓远方,只是向西,只是一行文字

被拽向另一行文字的距离

Read more »

昨天西安下雪了,今天我看到它的照片,和我记忆中的样子并没有什么区别。大雪中的西安的确很美,但当我看到纯白的积雪与昏暗的天空之时,我还是能够感受到无边无际的压抑。西安的冬天,天空一直那个样子,冰冷沉默的灰色,没有云,没有太阳,没有星星,甚至没有风。即使是下过雪雾霾消散后最晴朗的日子,天空也是灰色的。那样的灰色仿佛在暗喻着这座城市没有明天。

Read more »

今天有风吹过,秋天来临,雨水降落

我好似亘古不变地坐在这扇窗前,聆听雨,聆听

秋天的心跳与一呼一吸。

Read more »

虽说今年的冬天比往年温暖了许多,但同样的,初春也料料哨哨的冷了很久。高温已经逼近十五六度,然而低温仍在一度左右徘徊。这大概有二月末的那场雪的缘故吧?今年的冬天在十一月以一场盛大的雪华丽地拉开了序幕,在二月末以一场盛大的雪华丽地告别谢幕。然而就如同伍尔芙人生暮年的那一段独白一般,这华丽炫目的两幕之间,是漫长、昏暗、无可期盼的冬天。

Read more »